打开微信扫一扫

蛋壳CEO被调查,拥有一票否决权,公司命运是被接管?

来源:雷达财经  2020-06-19 22:44:27            
6月18日晚间,蛋壳公寓发布公告称,公司联合创始人、CEO高靖被地方政府部门调查,调查主要针对高靖创立蛋壳公寓之前参与的商业投资,公司相信这项调查和蛋壳公寓无任何关联。

6月18日晚间,蛋壳公寓发布公告称,公司联合创始人、CEO高靖被地方政府部门调查,调查主要针对高靖创立蛋壳公寓之前参与的商业投资,公司相信这项调查和蛋壳公寓无任何关联。

消息一出,蛋壳公寓开盘后迅速触发熔断,截至收盘,下跌6.32%。

公开资料显示,2005年,高靖毕业于北京交通大学,在创办"蛋壳公寓"之前,曾供职于百姓网、百度、好乐买、糯米网等多家公司。目前,尚未确定具体在哪家公司的商业投资行为被调查。

根据蛋壳公寓2019年年报,截至2020年3月31日,联合创始人、CEO高靖持有公司2.46亿股B类普通股,持股比例为13.5%,拥有75.7%的投票权。高靖有权向蛋壳公寓出示书面证明,指定、提议取消或更换多数的董事。

雷达财经梳理发现,自2017年以来,蛋壳公寓连续巨亏,总亏损额已破60亿元。而疫情期间,蛋壳公寓被指"两头吃",要求房东降价,向租客涨价。此外,公司屡遭投诉。

"以蛋壳公寓、青客这样为代表的所谓科技公司——必死无疑。" 景晖智库首席经济学家胡景晖向雷达财经表示,蛋壳公寓公并未提升效率、降低成本,最终的结局是"国家队"接手。

蛋壳称与该项调查无关 高靖曾在百度工作

6月18日,蛋壳公寓发布公告称,高靖因涉及地方政府部门对其在创立蛋壳公寓之前参与的商业投资进行的调查,暂时无法行使其在蛋壳公寓董事会以及公司的管理职责。

"经多方询问,公司有理由相信,高靖正涉及的这项调查和蛋壳公寓无任何关联。公司以及公司的其他董事和管理层,均未收到和该项调查有关的任何通知、询问或主张。"蛋壳公寓表示。

蛋壳公寓称,经公司提名及治理委员会推荐及董事会批准,在高靖缺席的这段时间,董事会任命崔岩担任代理首席执行官,暂代高靖在公司内的职务。同时,崔岩将继续履行其公司董事和总裁的职责。

蛋壳公寓官网公布的高管信息

蛋壳公寓称,目前公司保持正常的业务和经营活动。公司相信高靖的缺席不会对公司的日常经营产生任何重大不利的影响。公司会继续评估有关情况并在必要的时候做出进一步安排。

公开资料显示,被调查的高靖2005年毕业于北京交通大学。

在毕业前,高靖即已进入在线分类广告平台百姓网工作,从市场营销开始做起,第一个办公室仅4平米。

在百姓网,高靖一干就是五年,在北京组织了一个30多人的团队。2009年离开前,高靖的职位是北京分公司负责人。

高靖的第二份工作在百度,担任搜索引擎营销经理,但不到两年,高靖即选择离开。

"我离开百度时28岁,如果我还在百度,我干到30变化应该不会太大,我觉得35岁之前只有一次创业的机会。而当时离开百度的时候,对我而言同样是一次机会,是一次跟着其他人创业的机会。"高靖表示。

离开百度后,高靖加入电子商务公司好乐买,出任总裁办公室主任。

2013年,高靖离开好乐买,加入糯米网,担任商业智能和业务分析系统负责人,并负责开发新的商机。

高靖在糯米网期间,沈博阳担任糯米网CEO,二者在此期间关系密切。

2014年,高靖离开糯米网,出任广告技术公司橙色阳光的首席执行官。

目前,尚无消息证实高靖具体哪一段任职经历中参与的商业投资被调查。

雷达财经注意到,前述公司中,百度屡次通报员工腐败行为,今年4月21日,百度职业道德委员会通报了一起员工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案件,原百度集团副总裁韦方经调查发现涉嫌贪腐犯罪,现已被移送公安机关依法处理。据不完全统计,近十年百度处理违规贪腐员工至少119人,其中在2016年9月份,百度职业道德委员会一口气公布了17起违规案。

高靖投票权高达75.7% 有权提议更换多数董事

2014年,高靖突然接到了老领导沈博阳的一个电话,被告知愿意投一笔钱让高靖去找一个更有发展的产业来创业。

从2014年秋开始,沈博阳推荐多个项目,都被高靖给否决了,最终选择的方向是长租公寓。

蛋壳公寓的启动资金是250万元。其中,高靖自己投入100万元,沈博阳投资150万元。

开始创业时,高靖公司只有4个人,做好了一年不发工资的准备,

2014年底,高靖亲手收下了蛋壳公寓的第一套房子,全公司四个人一起设计、采买家具、陪着装修工人安装。

收房之后,如何租出去也是难题。为了出租房子,高靖等人通过豆瓣宣传,成功获得第一批用户,当时的销售毛利率达到了20%-30%。

在发展过程中,老领导沈博阳对高靖助力巨大。据蛋壳公寓投资人、愉悦资本合伙人刘二海介绍,自己之所以会接触到蛋壳公寓,主要是因为沈博阳推荐,加上高靖本人特质,最终决定投资。

在资本的助推下,蛋壳公寓规模迅速做大。今年1月17日,蛋壳公寓成功登陆美股

作为联合创始人,高靖在蛋壳话语权巨大。

"我们的流通股被指定为A类普通股和B类普通股。在我们的股东大会上,每股A类普通股有权获得一票,而每股B类普通股则有权获得二十票。"今年4月29日,蛋壳公寓披露2019年财报。年报显示,公司联合创始人,董事兼首席执行官高靖拥有蛋壳公寓全部B类普通股,占蛋壳公寓已发行和已发行股份总数的75.7%的表决权。

蛋壳公寓在年报中称,由于所有权的集中,高靖对公司的合并、收购、出售资产、重组、清算和其他重大公司行为具有重大影响。

此外,高靖有权向蛋壳公寓出示书面证明,指定、提议取消或更换多数的董事。

2017年以来亏损超60亿 蛋壳疫情期间被指"两头吃"

高靖被调查,加重了蛋壳公寓的危机。

自成立以来,蛋壳公寓一直处于亏损状态。2017年和2018年,蛋壳公寓净亏损则分别为2.72亿和13.7亿元人民币。

2019年,蛋壳净亏损34.37亿元,净利润率为-48.2%;调整后的EBITDA(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为-19.22亿元,亏损率收窄3.5个百分点。

今年一季度,蛋壳公寓净亏损12.34亿元,较去年同期增加4.182亿元。

据此计算,2017年至今,蛋壳公寓合计亏损达63.12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蛋壳公寓被指"两头吃"。

北京房东景先生向雷达财经表示,其与蛋壳公寓签订4年租房合同,疫情期间被要求免一个月房租,并单方面降低租金,由原先的每月7800元下调至每月6000元。而其与租客沟通,发现租客根本未享受到降租金优惠。

深圳、成都、武汉等地均有房东称,接到蛋壳公寓通知:免租一个月。有一些房东,在拒绝接受免租后被要求解约。

此外,蛋壳公寓还存在诸多投诉。在黑猫投诉平台上,雷达财经输入"蛋壳公寓",能查询到12705条相关信息,其中投诉要求退款、赔偿、道歉和改善服务占大多数。

另据《深圳特区报》6月4日报道,有租客在蛋壳公寓租房时,遭遇租金贷、强行退租、不退押金等陷阱。6月5日,《深圳特区报》再度报道称,深圳市住建局表示,将介入调查蛋壳公寓存在的金融、安全以及违建等问题,一旦查实,严格处理。

雷达财经注意到,在深圳市住建局介入前,蛋壳公寓北京运营公司有二十多次行政处罚记录。其中,2019年12月17日,因改变房屋内部结构,并对外分割出租,被北京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处以3万元罚款。

此外,蛋壳公寓还陷入多次被列为被执行人等诸多麻烦。

"以蛋壳、青客这样为代表的所谓科技公司——必死无疑。" 景晖智库首席经济学家胡景晖向雷达财经表示,蛋壳公寓、青客没有房源,收房要向机构付费,收房成本高、出房成本也很高。而所谓的科技,没有看到任何提升效率、降低成本,真正改善客户体验的地方。胡景晖表示,未来长租公寓会出现房东收不到房租等乱象。胡景晖预测,蛋壳公寓最终的结局是"国家队"接手。

 

资讯搜索栏

  •      

嘉论房产网免费看房团报名

  • 您的姓名:  联系电话:
  • 看房人数:  意向楼盘: